帐号密码登录
我已经是 嘉德艺术中心 的用户
你忘记了密码吗?
注册新账号
登 陆
在 嘉德艺术中心 注册
请填写下表完成注册

社交账号登陆:
创建新用户
修改
退出
发送验证码
提交
2018嘉德典亚筹备中,敬请期待
嘉德艺术中心
联系电话:010-85928266
北京市王府井大街1号
咨询邮箱:artcenter@cguardian.com
LET’S ART时光雅集


刘梦梵(《LET’s 新城记》总编):对于你的作品,我非常好奇,因为感觉你像是赋予了水墨和这些材料生命一样,我不知道大家的感觉,但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很震撼的。你是怎样想到用这种表现形式的?
吴少英(艺术家):其实做流动的视频,用流动的视频表现水墨大概是从2005年开始,之前我们水墨的作品是应用于宣纸上的,但是其实水墨最吸引我的地方,就是当它在水和墨结合的这一秒钟,这是非常美的。但是在一个平面作品上面的时候,你会看到最后他们都已经结合在了一起,它是一种流动的状态,所以从2005年开始应用了这个概念,这个作品是去年了,距离我第一次做Video已经有10年的时间,最早这个作品全部是在浴缸上面做的。


刘梦梵:在浴缸里面做的?
吴少英:对,因为它在一个大概40乘以40的板子上,我的镜头早就已经架置好了,因为水是流动的,所以看到水从左边流到右边,从右边流到左边的时候,水会掉在地板上,为了不让地板变成黑色,所以就在浴缸旁边做。你们所看到的每一个八分钟的视频,原本是20分钟,拍了三十个,最后再从这三十个Video中选一个出来,大家刚刚看到的视频里面是没有剪接过的,中间是没有断的,我要的是有不停延续的一个景观。刚刚片头看到一点一点下来的墨,对于我来说是黑色和白色之间是充满想象的,然后到中间是一条线一个山的感觉,因为我们在写书法的时候,这一撇是古时候人的想象,说它是一个云的流动,它是一个屋顶的屋檐。


刘梦梵:屋顶的屋檐?
吴少英:这是个想象,书法中的这一撇也像山一样。其实书法与我们有很大关系,这一撇从云中出来,所以我在做这个Video的时候就把书法和它放在了一起。


刘梦梵:我们在中间也看到,它也有两个点,点之后自己会流动成为逗号,就像句号变成了逗号。我们可能以为水墨在普通的水墨上,其实就是一个定格,但是在你的作品里面,在句号以后才开始讲故事,这是非常有意思的。
吴少英:对,就是当我上这一点的时候,我不知道它会散走到哪里去,它流到左边的时候,就在想左边是什么东西呢,然后就给了它一点元素,它一直在变,但是刚刚你们看到其中有两个东西大家都很熟悉,白颜色的这个像云一样的底,其实它是牛奶,这里面牛奶跟墨。最后的这个咖啡色的点是酱油,是老抽。因为我发现生活中的一些原料很可爱,他们会有很多变化。在很多年前有一次我的咖啡没有喝完,我在想把它倒掉很可惜,所以都倒在了浴缸里,作为我的作品,我发现原来咖啡是这么的漂亮,它有点像沙漠和土地的感觉,所以此后我就开始用咖啡。之后的这几年都在用酱油,因为酱油的力量更大,想象力更丰富。


刘梦梵:太有创意了,一般艺术家的掌控性比较强,可以利用自己的手把艺术品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可是因为你在做自己作品时所用的这个方式,它有时候会让你有些无法控制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,使你任由它呈现出这样子的一副艺术品,我想听听你跟别的创作形式不一样的这种感受。

吴少英:这个问题问的很好,其实我在做创作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是跟它在一起的。我跟我的水墨相结合,就像我的伴侣,当跟伴侣在一起的时候,我采取放养的态度,就是让它多点自由,让我多点自由,它的自由会增加我的想象,当他动的时候我就给它一些能量、一些东西,让它有动的变化,所以一直在变。我做水墨有20多年了,用不同的作品去呈现水墨的美。这是最新的一个作品,你想不到水墨可以衍生的这么漂亮,我也想象不到,这是去年的珊瑚,有一个人跟我说:我很喜欢你水墨的意境,但是可不可以不用黑白,因为用黑白是比较有压力的,可不可以用彩色,我说可以。所以我就开始了尝试。



我一直在做很多水墨在平面上的表现形式的研究。除了比较立体的作品之外,我想要尝试平面上的,比如说画布上的水墨,还有宣纸上的水墨。因为我是澳门长大的,所以在澳门成立了一个非盈利机构,也是推广这个艺术。去年我去医院做了一个视频,这个医院是重病这种人才到医院里面治疗的,其中有一个作品是放在手术室发面的。这个作品有8分钟。


刘梦梵:我觉得你的视频不止是美,它还能走到人的心灵深处,就像我今天早上堵车堵的焦躁,但是看了你的两个作品以后就很平静,真的非常碰撞到心灵,而且在看的时候,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到八分钟的视频,几乎每一秒的定格都是一幅很好的画,很美的画,真的太棒了。我想这种流动的表现形式以及用水墨这个主题,跟您之前在伦敦美术馆的经历有什么关系,比如说看了许多的中国的美术作品,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经历?

吴少英:这个经验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个时候刚开始学画,懵懵懂懂,摸不清楚究竟该往西方走还是往东方走。我的老师写了一封信给我,这使我进了大英博物馆内部的办公室,每一天他们的会议室里面会有很多资料,当我看到了精彩作品后,会写在纸上,第二天他们就会把这个藏品放在我的桌上去让我观赏,去做研究。我们去看作品的时候是不能够碰的,只能用铅笔或者用眼睛去看,因为有工作人员在旁边。我们学画的时候没有博物馆或者故宫去让我们看古画。我能看得到的最多的中国作品就是牡丹和马,当时我在想为什么中国的画只有牡丹和马呢,山水还有一些比较有意境的东西在哪呢。但在伦敦美术馆时,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古人大都是在描绘自然。



道法自然,其实古人都是在山水里面走动去欣赏大自然的,我们接触大自然的时间非常少,所以我们没有大山大水,当我看到那些时非常感动,所以我慢慢去研究,研究中国的美术系还有道家思想、佛家思想,花了好几年时间去读,从中国画中去学习。同时,我还会跑到西方的美术馆,去看莫奈、毕加索还有法国所有西方的古典油画,比如从17世纪的达芬奇到19世纪的毕加索,他们的画我都会去看。对于西方的画,我主要看它的颜色和构图,东方和西方的构图完全不一样,所以我也会思考自己的方向到底在何方。经过这么多年的经验,我发现用水墨去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是最恰当的,所以20多年来都是用水墨。慢慢这几年从水墨变到有颜色,目前我应该把中国和西方的一些颜色和构图、美学都结合在一起,希望可以用一种新的手法表达。

刘梦梵:刚刚你有提到创作过程中跟时间有关联的,你说的那杯咖啡放在冰箱里面的三天,灵机一动把它放在你的作品上面所以呈现了不一样的感觉,从你在英国沉淀的这些经历一直到你的创作,从平面的水墨一直到现在这种流动式的,而且是放养式的,我想知道在你的心目中不管是时间,还是这些经验的累积,现如今对比20年前的自己在创作上最大的分别是什么?

吴少英:其实这么多年在北京有很多人在问我这个问题。在去年我还很受这个问题的困扰,但在今年年头我有了一个很清晰的方向,我觉得在我20多年的创作里面,从黑白到彩色,再到生活上的用品,都是对大自然的尊重,对大自然的保护,我们的古人在山水里面走动、享受大自然,但是今天我们的环境很多时候都是被污染的。我们要怎样把环境保护的好一点,艺术家该用怎样的手法将这个概念应用于我们的作品上,所以我下一个作品会跟环境有关系。


刘梦梵:会不会是从个人的角度去观察事情,随着时间的历练,以后会有更大的方向,有更好的状态出发?

吴少英:应该会的。我儿时读的是天主教学校,天主教学校每一年圣诞节老师都要带着学生去孤儿院,小时候在想为什么要去做这个工作呢,应该去休假的,长大之后,特别是到北京后我会寻找附近的孤儿院、老人院,去跟老人家说说话,跟小朋友聊聊天,这几年我去了一个民工学校教课,是一个基金会举办的,这个学校都是私人建的学校,环境非常差,在五环外。洗手间特别脏,环境非常不好,我和另外的艺术家就跟基金会还有一些热心人去筹款,将他们的洗手间改造成有很好的设备的样子,让小朋友从小就接触美好的环境,让他们感觉到生活里面是有美的。


刘梦梵:这真是我听到过艺术生活化最接地气的,从日常的需求里面去体现,真的是非常感动。因为刚刚提到艺术生活化,也谈到让艺术走入民间,这也是我们的宗旨,但是在做的过程中,你有遇到任何的挑战吗?很多人都会觉得艺术是高大上的,你已经走到了民工小学去做这一块,有没有什么挑战?

吴少英:我觉得会的,每做一个新的东西都会有一个新的挑战,但是挑战也很好的,它去发挥我的想象力,因为有时候不同的艺术家会用不同的方式去激发想象力,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挑战是有人去出题。


刘梦梵:每个过程都是一个突破的过程,我们也很期待以前的吴少英,现在的吴少英,还有未来的吴少英,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更多的惊喜……


获取更多嘉德艺术中心资讯
请填写您的邮箱地址
关注我们
嘉德艺术中心企业邮箱
点击登录您的企业邮箱邮箱
确认
重置
关联机构